用手机拍摄短视频,已成为近年来记录生活的一种普遍方式。


但是,你想过用手机还能拍电影吗?


早在2012年,纪录片《寻找小糖人》由于预算等问题,就有近10%的内容是通过Iphone4拍的。


最终,此片荣获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。



2015年,全程使用手机拍出的《橘色》,在圣丹斯电影节上大放异彩。



2018年,同样是用手机拍出的惊悚片《失心病狂》,让观众第一次感受到到手机视角、紧凑空间下的刺激氛围。



在国内,也有不少导演尝试过用手机拍片。


比如陈可辛拍摄的《三分钟》,以及贾樟柯拍摄的《一个桶》等等。


可惜的是,他们都只是以短片的形式出现。



相信有不少观众都好奇且期待:


国内什么时候才会出现,第一部全程使用手机拍摄的长片电影?


前段时间,这部特别的华语电影,终于诞生了——


怪胎 导演:廖明毅
编剧:廖明毅

主演:林柏宏 / 谢欣颖 / 张少怀 / 钟瑶 / 钟政均 / 钟岳纯

上映日期:2020-08-07(中国台湾)
片长: 100分钟


这是国内首部,也是亚洲首部全程使用手机拍摄的长片电影。


它曾在今年的台北电影节上进行首映,获得了不少好评。


在上个月底公布的金马入围名单中,它成功提名了最佳男主角、最佳女主角、最佳新导演等奖项。


不仅如此,它还是今年在国际影展上荣获最多奖项的台湾电影:


包括意大利乌迪内远东影展观众票选水晶桑奖和紫桑奖、富川奇幻影展的亚洲电影奈派克奖、加拿大奇幻影展观众票选奖等等。



此片的导演廖明毅,是《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》《六弄咖啡馆》等影片的执行导演。


在这部长片处女作中,他还担任了编剧、剪辑、摄影等多个职位。


而这部看起来奇奇怪怪的电影,讲述的是一个浪漫而奇情的故事。



男主角陈柏青,是一个严重的OCD患者。


OCD全称Obsessive-Compulsive Disorder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强迫症


每天早上7点30,他会准时醒来按掉闹钟。


被子要叠成方方正正的豆腐块,细节也不放过。



刷牙的时候,每颗牙齿都要刷七次,不能多也不能少。


打开衣柜,全是同样款式的衣服,以相同的间距被排列在一起。


就连吃早餐时的餐具,也要摆放得足够整齐有序。




洗漱和早餐完成后,就到了他一天中最重要的环节:打扫卫生。


从家具家电到地板墙面,每个角落都要擦无数遍,一粒灰尘也不能沾染。


作为强迫症重度患者,他认为只有经过自己仔细打扫的家才最安全,外面的世界都肮脏又危险。



由于职业是兼职翻译的缘故,陈柏青可以与外界隔绝,整日呆在自己舒适的家里。


但到了每个月的15号,就成了他的“灾难日”——


他不得不出门去交水电网费,购买日常生活的必需品。


每次出门,都必须要走相同的路线,相同的步数。


一旦这种规则被打破,他就会极度紧张,然后不停地洗手。



这天,陈柏青像往常的15号一样,穿好雨衣、戴好了口罩和手套,外出采购。


在地铁里,他撞见了一个和自己相同打扮的人。



经过陈柏青的观察,他发现这个女生也是OCD患者,甚至比自己更严重。


她会在超市偷东西,但只偷不吃,否则就浑身难受。



此外,她一旦在外面呆了三个小时以上,皮肤就会出现过敏。


两个有着同样病症和怪癖的人,就这样相识相知,从朋友逐渐发展为恋人。



刚开始在一起时,他们也曾互相鼓励打气,尝试各种从未做过的事情,向自己的病症发起挑战。


比如一起去吃路边的脏摊、一起去捡垃圾、以及接吻。


但很快,他们就都败下阵来。


这些在常人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事情,却成为强迫症患者内心难以逾越的一道坎。



比如接吻这件情侣间再正常不过的小事——


即便他俩已经做好了洗漱、嚼口腔糖等多重准备,但最终还是因为嫌口水脏而放弃。



两个不被世俗理解的“怪胎”,开始放弃治疗。


他们共同对抗着这个危险肮脏的世界,努力维持着两人的舒适区域,并达成了完美的默契:


晨起一起打扫卫生,白天共同完成翻译工作,到了晚上就躺在床上述说各自心事。


虽然每天都一成不变,但却简单而美好。



然而,幸福的日子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。


某天早上醒来,陈柏青的世界发生了变化——


他突然发现,自己的强迫症消失了。


他第一次不怕脏地走到外面,第一次用手接触泥土和虫子,也不再恐惧外面“肮脏且杂乱”的世界。



一夜之间,陈柏青从强迫症重度患者变成了正常人。


他开始外出,开始工作,也不再怕脏,甚至变得有点邋遢。


而依旧是强迫症的陈静,始终陪伴着他,井然有序地打理着家里的一切。



两个因为强迫症而走到一起的“怪胎”恋人,却有一个人率先恢复了正常。


他们之前那种微妙的平衡与默契,也在悄无声息中发生了改变。


渐渐地,陈柏青开始变得早出晚归,对陈静漠不关心。


到最后,他出轨了公司的女同事。



愤怒且失望的陈静,也曾想过改变陈柏青。


她走遍各个医院,甚至找到神婆求助,想要恢复陈柏青的强迫症。


无一例外,都以失败告终。


在激烈的争吵后,她选择离开和结束这段感情,成全陈柏青的新生活。



看到这里,相信大家都会以为这是一个俗套的悲情故事。


但是画面一转,剧情发生了反转——


陈静在床上惊醒,原来陈柏青的强迫症好转,只是她的一场梦。


当她走出房间才意识到,真正强迫症好转的那个人,其实是她自己。



接下来,梦中陈柏青的经历,会在她自己的身上重演吗?


她会外出工作、认识新的人、然后出轨吗?


她会两人之间的默契和平衡,成为这段感情中的背叛者吗?


甚至,她现在所发生的改变,会是梦境中的梦境吗?


这些问题,就有待每个观众去自己想象和解读了。



作为一部手机拍摄的电影,《怪胎》无疑有不少局限。


比如在画幅、光线、景深上的限制,肯定无法和专业的摄影机相比。


但是,廖明毅却巧妙利用手机的特点和优势,把《怪胎》打造成了一部个性十足的电影。


首先是在画幅比例上,电影前半部分都是1:1的正方形。


两位主角被强迫症“框住”的人生,被直观地呈现了出现。



到了后半部分,随着陈柏青强迫症的消失,画幅比例从1:1变成了16:9。


他豁然开朗的人生改变,由此可见一斑。



此外,《怪胎》在构图和色调上也十分值得一提。


片中有大量对称构图,既符合了强迫症的主题,又让观众极度舒适。



色调上,运用了大片的蓝、红、绿等颜色,极具视觉冲击力。



从前半部分的怪癖与奇情,到后面俗套狗血的出轨戏码,是此片遭受诟病的主要原因。


但实际上,《怪胎》就是一部借由OCD这个特殊的病症,来阐释恋人间亲密关系的电影。


正如电影最后那句点睛之笔的台词:


“爱的时候,所有对方的缺点都是优点;不爱的时候,那些缺点都将成为致命伤。”


其实世界上并没有什么“怪胎”,在不爱你的人看来,你的存在就是一种奇怪。


世界上每个人都是“怪胎”,只不过在爱你的人眼里,却灿如星辰大海。


*本文作者:阿怪

豆瓣9.4,这绝美新片,每一帧都震撼人心 这部细思极恐的口碑新片,正在偷窥你的隐私

一集比一集好看,近期颜值最高的新剧来了



好片等你一起「在看」
上一篇: 卖手机居然不如卖手机壳赚钱?“刘海屏”垄断终打破?一张图带你读懂Q3手机市场
下一篇: ZipBy总裁:手机应用将成为自动停车的主流方式 旨在提供流畅的使用体验